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京报网

新京报网官方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观点】动物在笼子里,副园长权力在笼外  

2014-07-31 12:24:34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涉贪,也说明了一个道理:当权力不能像动物一样被关进笼子,某些人的兽性就可能比出笼之虎来得更凶猛。

  日前一则“原北京动物园副园长肖绍祥涉贪”的新闻,成了网民的热议话题:新闻说,肖绍祥涉嫌贪污罪、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被北京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。

  在动物园任职,竟也能贪到1400多万元,这亮瞎不少围观者,也引发网民竞猜:他是在“鹭鸶腿上劈精肉”,虎口拔牙卖钱呢,还是昧了豺狼虎豹们 的伙食?……还有网民调侃:那些动物如果也能说话,想到涉事副园长一敛就是大手笔,自个拼命卖萌才换得那么点口粮,会不会唱“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 来”?

  细看消息,肖绍祥的贪污手段,其实无关什么“与兽争利”,而是逮着基建、拆迁等工程项目机会,把钱打给施工单位,再套到自己账户。它看上去与动物们有关,实际上是跟手中的权力有关。

  但舆论在戏谑化解读中,动辄将这个蝇量级官员的犯罪行为跟动物们“扯上边”,这固然因其职务身份跟动物有关联,更由于“兽性”隐喻意义与涉贪行径间的契合——当有些人的利欲无法被抑制,其兽性会比出笼之虎还要来得凶猛。

  对公众而言,肖绍祥的涉贪之所以显得突兀,在于它爆了反腐领域的一个冷门。没想到,这么穷的“庙”都能养得出“肥耳的方丈”,足见官位有大小、 反腐不该有盲区。它还说明了,当权力不能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被关进笼子,某些人便就可能变得“禽兽不如”。即便是动物园副园长,也可能在他有限的权力范 围内张开贪婪大嘴。

  你想想,1400多万元的涉案数额,这是饿死多少头大象也不可能凑齐的数字啊。可在大象嘴里抢粮,显然不如到公款这头“巨象”身上刮油。毕竟, 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少了没了,易被察觉,而公款“掉多少肉”,却不易发现。像动物园管理牵涉的基建工程,也是腐败高发地带,而染指的人哪怕官职再小,都有 可能跌进贪腐的坑儿。

  “连动物都不放过”,这只是民众在这事上的一句气话,但附着其上的真正问题——为什么一个看似清水冷门的“衙门”,都能出现“大贪”,却值得正视。说到底,还是筑紧“笼子”的问题,但就该事件看,这笼子的密度,无疑得更紧致、更密不透风才行。

□刘雪松(媒体人)

相关报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涉贪被诉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【观点】动物在笼子里,副园长权力在笼外
        新京报讯 (记者李宁)近日,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、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肖绍祥,因涉嫌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400余万元,被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提起公诉,涉及罪名为贪污罪、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。

  主管基建贪1400余万

  据公诉机关指控,2005年4月至2012年6月间,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、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,主管动物园基建、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、草库拆迁等工作的职务便利,多次侵占公款,共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400余万元。

  其中,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、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,肖绍祥采取先向中标、施工单位全额或多支付工程款,要求上述单位开具发票入账,然后要求上述单位返还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。

  肖绍祥还指使下属,以动物园职工宿舍厕所和小院的名义,向拆迁公司索要补偿。除此之外,他还涉及出具虚假委托书、虚开发票等违法行为。

  2007年至2008年间,肖绍祥利用主管该园基建工作的职务便利,帮助北京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揽北京动物园的基建工程,收受该公司10万元好处费。

  开设公司转移赃款

  肖绍祥获得返还的工程款、拆迁公司申领的补偿款、拆迁方补偿给单位的拆迁补偿款、从公园领取的转账支票等款项后,将资金全部转入一家经营部账户中,并将其中部分或全部侵吞。

  据了解,这家经营部名为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,由肖绍祥实际控制。昨日,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,该经营部是丰台区一家公司,目前仍处于营业状态,但公司注册的经营者并非肖绍祥本人。

  据办案机关调查,在案发前,肖绍祥的个人财产、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,差额特别巨大,“其本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部分共计800余万元。”

  公诉机关认为,肖绍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以侵吞、骗取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;收受他人财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数额巨大;巨额财产来源不明,数额特别巨大,应以贪污罪、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目前,市二中院已受理此案,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【对话】袁泉回归之路:我没变,只是没那么较劲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以扫当前二维码,或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“新京报”,还可以添加微信号:bjnews_xjb    
 
      找到我们,了解更多精彩内容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