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京报网

新京报网官方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记者手记】南霸天村长被杀:村庄村民是不是都“病”了   

2014-07-17 13:57:59|  分类: 手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  2008年,泊头市人王金刚被素未谋面的侯落鸭村村长侯志强砍伤。

       “南霸天村长意外死亡”一稿刊发后,河北泊头市委宣传部打来电话说:压力太大,全国一边倒,都在指责政府。

  公检法对村长侯志强屡次故意伤人查办不力,基层政府任由“村霸”连任村长明显失职,村级班子向上汇报侯的恶行未果后,只能“去骂他”顿显滑稽。综合以上种种,地方政府倒也不算冤枉。

  但在采访中,除了对公权力的质疑,另一个问题始终在困扰我:村庄和村民是不是都“病”了?

  一、“咱是外地人,得忍着”

  报道刊发前夜,编辑在纠结报道标题用“村长之死”还是“恶霸之死”更好。

  我倾向于用“侯落鸭村杀人事件”。不带情绪,甚至不带观点。

  我有过乡村生活背景,深知中国农村的很多事,并非“是非”二字尽可解释。我出发时专门换上了结实的鞋,带着一双眼睛,我想去观察一下这个乡村,跟中国千万乡村一样,这个村庄是国家的土壤,这里面藏着中国。

  到达杀人者郑潮军家那个下午,郑家拿出一份证明材料,列举了村长侯志强对他家的10次敲诈,盖着村委会的大红印章。

  上面写着,就在侯志强第一次当上村长那年,郑家来到侯落鸭村,从村长侯志强手中租下一块闲置地。

  租地时,郑家对侯说,自己是外来户,担心被本地人敲诈,侯哈哈一笑说,我是村长,敲诈也是我敲诈你,别人谁敢敲诈你。

  很快,郑家就发现这并不是句玩笑话。

  侯志强先以“土地部门下来查租地手续不合法要罚款”为由,诈走4000元。侯家修房,问郑要走2000元。郑需盖村委会公章签合同,被侯索要近千元好处费。郑家4条看门大狗悉数被侯拉走宰食,以至于郑家之后一直不敢再养大型犬,换成了宠物狗看家。

  从2009年5月郑家到村里养猪,到2012年6月,3年时间里,侯找了他们10次麻烦。除此之外,还有屡次的殴打。

  我问郑家:你们报警了吗?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

  “咱是外地人,得忍着。”郑家说,他们一直低眉顺眼。

  二、宣判时砍他的人换了,他没吱声

  2008年,住在侯落鸭村20·公里外的泊头市人王金刚被侯志强砍伤。

  因他的朋友跟侯志强的朋友间有经济纠纷,王金刚陪同朋友到侯落鸭村。两人驱车到了村口,看到几辆车横在路中,王金刚下车,见对面车里下来10来个人,手里都拎着砍刀、铁棍等物。

  一句话都没说,对面的人一拥而上。一个拎着一尺多长砍刀的壮汉搂头就是一刀,当过兵的王金刚下意识拿左手挡住头部,砍刀下来,他左臂几乎被砍断。

  砍人的人并未停手,几刀下去,被砍懵的王金刚背部、左手食指被砍,右手掌险被劈成两半。下车不到一分钟功夫,两人浑身是血逃回车上,赶往医院。

  侯落鸭村民侯跃文那时正好在医院住院,亲眼看见王金刚和另一名伤者被抬进病房,浑身裹着纱布,像个大粽子,两人已经昏迷。有村民告诉侯跃文,刚才村口打仗了,侯志强参与了。

  王金刚后来搞明白,出刀砍他的就是侯志强,“可我压根儿都不认识他”。

  为了找到砍伤自己的凶手,王金刚找了警方几十次,警方说抓不住侯志强。

  而就在警察抓人过程中,侯志强竟能通过全村海选,当选村长。彼时,镇政府有人在现场指导选举。

  后来看王金刚逼得太紧,侯志强一方有人出面“私了”,赔了王10万元。在法庭上,砍人者成了另外一人,侯仅获刑半年。

  判决书宣读时,听到砍他的人换了人,王金刚没吱声。

  就这样,服刑半年后的侯志强出狱,再次以近全票当选村长。

  三、“别人被他欺负了都在忍”

  侯落鸭村的村道只有很少是用红砖铺的,其余皆是泥路,整个村子贫穷,封闭。

  我在村里走访,想问清楚村民因何能逆来顺受。

  在小酒馆与侯志强发生冲突、而被打穿耳膜的一家村民,后来又被侯强要了4000元钱,借口是,“我打你出了力,你得补偿”。这家人没有报警,他们的理由是:别人被他欺负了都在忍。

  整个家族被侯打得住进医院的王凤海说,他们放弃再向上反映的理由是,反映过,没用。但事实是,王家遭殴后报了警,但王氏家族也收了侯志强找来私了这件事的几万元钱。

  就在侯志强被打死后那天下午,有村民在网上反映,侯多次敲诈周围工厂主。连续几天,三十六七度的高温里,我在周围村镇转悠,但只有几家工厂主愿意告诉我实情。大多数人说,时间长,忘了。

  在侯落鸭村所在的寺门村镇,几名镇干部斩钉截铁地向我保证:就选举问题,肯定没有村民向我们反映过侯的问题。就敲诈一事,我们也没有接到相关举报。

  我突然明白了镇政府自信的来源:对村庄和村民的了解。

  四、“上千人任由一个人横行,不也是恶?”

  一名村支书悄悄对我说,在农村,是这样的:侯欺负某村民,别人只是远远看着。侯欺负到你头上,别人自然也是远远看着,结果侯的单子就越来越大,“说白了,基层政府任由村霸当村长是一种恶。全村上千口人任由一个人横行,不也是一种恶?”

  我一直在跟官方探讨:如果管理部门制止了侯的屡次作恶,如果村民能在被欺辱、被损害时维护自己的权利,侯是不是就不会伤那么多人?他不必死,郑家人也不会因为打死他而去坐牢?

  纵然悲剧已经穿透了打死人者和死人者两个家庭,仍只有很少人去想这些问题。

  也没有人想,在这块中国最普通的乡村土壤里,那个被称为“南霸天”的“强人”是如何选上村长并顺利连任的?除了官方的纵容,村民是不是也让“恶”一路畅行?

  在采访中,我一直在想美国记者的一篇报道:一个平静的小镇上,恶霸屡次犯罪总不能被治罪。原因是没人愿意指认他,恶霸因而更嚣张。

  在采访最后,我又在破败的侯落鸭村转了一圈,在村道边,十多个村民围在一起打牌,我凑上去问侯志强的事。几乎没有村民开口,他们抬起头冷漠地看了我一眼,我反复问了几句,人群里静默了,每个人都在数着自己的牌。

  就在我转身离去时,一名村民最先释放出来,他举起牌,摔在桌子上,大声喊道:吊主。

  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

相关新闻

          意外死亡的村长“南霸天”点击查看原文

【对话】袁泉回归之路:我没变,只是没那么较劲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以扫当前二维码,或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“新京报”,还可以添加微信号:bjnews_xjb    
 
      找到我们,了解更多精彩内容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55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